当前位置:德庆新闻资讯 > 经济动态 >

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将往何处去?_财经

时间:2020-05-18 21:19 来源: 作者:木木

每经记者 边万莉 实习编辑 段炼

2020年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一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全球经济陷入低迷状态。在全球一体化时代,如何在管控疫情的同时尽可能降低其对经济的伤害,防止疫情的短期冲击造成经济的长期低迷,成为全世界的难题。

5月16日,以“金融战疫,共克时艰”为主题的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特别策划在线上盛大开幕,全球政、商、学界精英云端相聚,共同探讨疫情之下的经济影响及复苏策略。本次论坛开幕仪式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副院长周皓主持,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张晓慧发表致辞。

同时,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肖钢,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分别发表主旨演讲,分享他们对“新冠疫情对全球及中国经济的影响”的真知灼见。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利用创新方式使金融体系更好地服务于克服疫情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已经出台了相当多的有关宏观政策和金融体系方面的政策来应对疫情。在流动性和价格机制上货币政策出拳及时并且很有力度,当中有一部分是克服疫情提振总需求的政策,也有一部分实际上是代行救助的功能,应该说总体效果是不错的。

在周小川看来,新冠疫情和以往的危机是有不同的,以往出现危机往往是由经济因素传导到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引发金融机构出问题、金融市场出问题。而这次主要是对中小企业的冲击,对就业产生影响,这现象在其他有些国家可能更加明显。

他表示,应该说,我们过去金融机构和金融体系的建设以及市场化改革是针对常规经济运行情况的,也考虑针对金融危机的情况,但对新冠疫情这种特殊的情况,实际上没有太多的思想准备和研究方面的准备,因而传导机制还不够有效,执行机制还有所欠缺,因此我们可能需要在多方面加强研究。

其中一个是如何使金融市场和金融行业更多的对接财政政策。周小川认为,财政政策在这时候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我们也知道,财政政策的传导机制也是不够充分有效和顺畅的,过去主要依靠的办法是将财政资金层层分解,在这个过程中也往往会发生一些截留、挪用,而我们现有的金融机构应该说和基层还是有紧密联系的,因此可以尽可能的利用并创新方式,使金融体系更好地服务于克服疫情。

他进一步表示,当然了,不管是财政政策还是金融政策,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有效,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把资金都完全用在刀刃上,这种过高的期望值是不现实的。另外,我们也不可能逆市场化改革来推进有关政策。此外,我们也要注意到,金融机构在支持克服新冠疫情的过程之中,是否会产生一些金融资产质量以及金融市场效率方面的问题,以至于会不会导致新的金融市场混乱和金融危机,这也是需要加以研究的。

周小川表示,总的来说,我们是需要更加能够接地气的金融服务,也就是能够更加接触到基层实体经济的政策落实和执行的这种机制,包括刚才提到的需要更好的对接财政政策,毕竟因为新冠疫情带来的问题,除了总需求、供应链等等问题以外,它还包含了有较多需要救助的这种功能。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证监会原主席肖钢:中国应对新冠疫情有独特的优势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后,对全球的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冲击。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发布的报告,这个报告预计这场疫情冲击将会导致今年全球经济萎缩3%。主要的发达经济体的GDP跌幅预计都会达到5%到10%,可以说成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一个经济衰退。各个国家应该说在短时间内采取了一系列的大规模的救助,纾困,和复兴经济的政策措施。

在肖钢看来,应对这场疫情,中国有独特的优势,那就是我们具有超大规模的市场潜力,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从劳动力的数量来看,中国8亿多的劳动力数量超过了所有发达国家劳动力之和。尽管我们也面临老龄化的挑战,但是总体而言在未来的若干年,我国青壮年的人数,是远远多于其他国家的总和的,而且未来90后的青壮年在我们整个经济生活当中会发挥越来越中坚的作用。

制造业增加值方面,我国现在达到了4万亿美元,等于美国、德国和日本三国之和。我们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将要迈向制造业强国,我们的工业产品门类齐全,覆盖了所有的行业,应该说是一个具有全产业链的制造业体系,当中还有多项产品是世界第一,生产的产量是世界第一。

从金融市场规模来看,我国的股市、债券市场和私募股权市场,这三个市场的规模都居于全球的第二位。我国的国民储蓄率高达47%,领先全球主要的经济体,远高于世界的平均水平。再加上有充足的外汇储备(现在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的28%),国有企业的资产总额达到210万亿,国有的金融体系资产总额也达到264万亿。

肖钢进一步补充道,“特别是中国经济发展还有一个韧性,就是我们的内部差异比较大,也就是说东中西部不平衡的状况还是比较大。发展不平衡的状况本身就是具有一个收敛的效应,这个对经济发展增强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韧性,扩大我们的回旋余地,它本身是个优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肖钢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中国的股市表现优于世界上所有的股市

今年1月底全球股市出现一次小的下滑后,又在2月、3月接连出现下跌。对此,朱民认为,第一个下跌基本上是根据市场对疫情、对中国和亚洲的疫情做的调整,是一个小幅的下跌,而且很快中国封城武汉,而且世界普遍相信中国能够把疫情这个事情管控好,所以市场又开始反弹;第二次下跌是一个地缘政治引起的危机,但是同时也引起了对总需求对全球经济走向的担忧;第三次下跌是疫情在美国、在欧洲、在全世界大规模的蔓延,而且面临失控的状态,连续的四次熔断就发生在这个阶段。

朱民表示,在这个节点上,各国的央行开始大规模的出台流动性支持,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不但是流动性而且直接的购买国家债券、购买资产切入金融体系发放贷款进入银行中介业务,给市场很大的提振。所以,市场在流动性稳住后开始反弹。在这个反弹的过程中,股市的估值也开始恢复。

值得思考的是,经济并没有好转的情况下,股市怎么出现反弹的呢?“它是一个典型的流动性支持,典型的一个大幅下跌以后,在一个超强劲的流动性的支持把经济稳住的时候,一个市场情绪变化的反应”,朱民认为,这次是一个大幅度下跌以后有一个强劲的反弹,只是跌幅远远超过2008年,反弹的幅度超过2008年,超过1929年,这表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当前的力度和强度,以及对市场的干预度是非常大的。

在朱民看来,中国的股市相对好一点,中国的股市表现优于世界上所有的股市。一方面,我们进入疫情比较早,央行2月份就开始提供流动性,充裕的流动性市场稳住了企业。另一方面,中国大规模的财政支持和货币政策支持,企业开始复工。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是1.2%,表明中国经济在第三季度开始反弹,今年经济增长有望朝3%的目标前进。这就是一个了不得的成绩,全世界是-3,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等于达到了6个百分点。

中国的经济明年会继续强烈反弹,经济增长强劲,特别是高科技的投资在科技、医疗等等企业的带动下,外资进入中国。所以,中国的股市相对表现要优于世界其它的股市。但是,中国的股市是世界股市的一部分,当世界股市面临继续波动和调整的时候,中国股市也会有波动和调整。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张晓慧:中国的金融抗疫之路,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刺激经济之举

张晓慧表示,中国作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较早的国家,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最为彻底也最为有效。尽管疫情带来了十多年来首次GDP季度萎缩,但中国也用最短的时间控制住了疫情,率先走上大规模复工复产之路。

她进一步表示,4月末M2同比增速显著上升至11.1%,为2017年以来的最高点,表明前期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的效果正在持续显现,当前金融精准助力抗疫保供、复工复产和鼓励引导商业银行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

即便在新冠疫情的肆虐下,中国在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上的步伐也始终坚定不移。这不仅彰显了中国坚持金融改革开放的坚定信心,也凸显了中国金融体系的巨大韧性。对此,张晓慧认为,中国的金融抗疫之路,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刺激经济之举,而是抓住时机不断推进金融市场的改革和开放、理顺市场关系、构建面向全球且充满活力的金融市场。这些既是中国金融发展取得巨大进步的秘钥,也是中国经济能够保持活力蓬勃发展的根本所在。

当下,全球经济发展仍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持续蔓延,由此引发的前所未有的冲击给金融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她认为,“我们必须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金融稳,经济才能稳。中国金融一方面要持续历练抗风险的能力,防范境外金融风险向境内传递;另一方面,更要突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在助力经济复苏上继续发力,帮扶中小企业渡过难关,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张晓慧表示,下一步,随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日益深入,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和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持续健全,金融对资源的配置效率逐步提升,中国金融体系的韧性不断增强,将有力支持中国夺取抗击疫情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双胜利”,并为全球金融抗疫之战贡献独特的“中国经验”。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张晓慧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上一篇:屠光绍: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力度前所未有 为
下一篇:没有了